Tag: covid-19

5 Posts

thumbnail
转载:记一次被封控在公司又抗争到居家隔离的案例
封控期间的工作人员,摄于上周 先做事件综述吧,3 点半通知全楼封闭,后天凌晨 3 点被转送居家。中间在公司差不多连续 41 小时,中间休息了 3 小时。被转送到宿舍真的很不容易。下面细说:上周五下午三点半,得知楼内有阳性,当时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之前有过两次,做核酸就可以出去了,故继续工作,然后 4 点半左右,开始给安水马,这个时候才知道事情大条了。5 点钟发防护服,面罩,手套。第一次欺骗: 告诉我们昨晚核酸就可以去酒店或者“驿站”隔离,然后核酸做过后等到 11 点还是没人来接第二次欺骗:晚上 11 点多后告知单人单管都要做,做完后在公司隔离或者拉走(这时公司内部 6 个人,2 女四男,4 个休息床)。但是做完后等到凌晨 2 点半还是没人。这时下楼得知: 很多人都被拉去隔离或者出去居家隔离了。但是我们没人管,外面看着我们的大白也走了第三次欺骗: 第一夜在同事的单人床睡了 3 个小时,很冷,睡不着。我有脚气,也不敢脱鞋,脚与身上都很痒,3 点钟睡觉,早上 6 点就醒。醒了先打 12345 说明问题,然后下楼问蓝大褂,蓝大褂说: 放心,你们今天肯定能去酒店隔离,事实证明,他说的根本就不对这三次被耍猴消磨掉了我们所有人的耐心,不到一天的时间,做了三次核酸,全是绿码阴性。不是密接,也不是次密接,但就是不能走,也只能在公司隔离。点的外卖不让拿,说他们从大门口送过来。但是:从大厦入口到大厦门口这 100 米路,我们等了快一个小时都没人拿,下去后跟蓝大褂说,又等了 20 分钟,终于拿到了已经凉透的饭菜。同事都没说什么,默默吃饭准备下去要个说法。下午 6 点半应该,大家都下去了,申请转运,单子也交上去了。但还是没有人给一个准信,翻来覆去就是已经交上去了,凌晨的时候我们才得知:单子是交上去了,但是 8 点才交的,而我们给他们单子的事件是下午四点。从大厦门口一路闯到大厦入口,见到了封锁的总指挥,也提出了诉求:要给我们安排一个能睡觉洗漱的地方。得到的回复是: 自己所住地的社区必须愿意接收你才可以转运回去,需要居家隔离贴磁条。回复还算差强人意,因为觉得有床睡觉了,可以洗澡了。然后开始联系自己的社区人员。我住在龙岗。龙岗街道办几个公办电话推来推去最后给了我一个打不通的疫情办电话,社区工作人员很好,对我说愿意接收,只要符合规定就行。很感谢他们,凌晨 2 点,接我回去的车来到,坐车回去,凌晨 3 点,看到床了甚至有点想哭。 有同事住在莲花街道,是业主。社区对接更快了,第一个被接走。有同事住在南山,联系到社区人员也是很友好,愿意接收。有住在罗湖:社区表示不愿意接收,后面安排住到了酒店。有住在龙岗的,但跟我不是一个社区:网格员把她拉黑了,联系不到,后面自己联系到了其他的网格员,第二天还是回去了。 先说下自己感觉的事情吧: 信息极度不透明,我们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官方也没有拉群,什么都不知道,就三个字等通知导致恐慌情绪蔓延 不患寡而患不均。有的被封锁的人被拉到酒店隔离了,但是我们 6 个只能在公司隔离,这给了我们极大的不公平感。所有人都没休息好,所有人都很愤怒。为什么自己不是密接,也不是次密接就只能在公司隔离? 懒政的现象。街道办的人来了四波,每次都是说: 知道了,我们会处理。然后下一波的人过来就变成: 上一个过来的做了什么他也不知道,所以你们的诉求没办法处理,这个现象真的是极大的消耗了我们对街道办人员的信任感 各个部门的相互推诿。本来应该是街道办的人派车来接,但是几位同事找自己街道处理的时候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但不限于:疫情办电话打不通,疫情办接电话的下班了,疫情办故意甩锅,疫情办跟我同事说领导下班公章被锁处理不了等等等等。 5. 建群太晚了,第二天下午四五点才建群,第三天上午才开始发物资。这个时候所有没被运走的人怨气都很重了。一个楼被留下来的有三十多人,拉了一个群,里面从刚建群就开始在吵架。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打了 110 ,12345 ,龙岗区信访渠道,福田区信访渠道。其中我必须夸一下福田的网络信访渠道:输入自己电话提示我电话格式不正确,然后当我准备修改在电话前加个 86 的时候提示我不能修改电话了嘻嘻。一个字,绝。大家都是同行,我也知道你是打工仔,但是你写这样代码逻辑的时候心不会痛吗?一线城市深圳的抗击疫情的压力都这么大,我们被封在公司的原因是:酒店与驿站都满了。唉多存钱,多学习,相信自己,相信谣言比通告要好。就这吧。唉。 reference: 记一次被封控在公司又抗争到居家隔离的案例 评论转载:都搞社区接收这种制度,过分了回自己家需要别人同意吗支持抗争 👍🏻吹上天的大数据这时候就像个笑话。我懂,怎么说我在深圳也被封了 4 次。就是疫情发生的时候,那些基层人员会乱成一锅粥,做事情毫无条理可言。他们知道的也不多,就一味听从、等待上级命令而已。我就纳闷了,既然要长期动态清零,你准备工作做好了吗?基层人员的培训有做吗?有长期的规划吗?@SuperXRay 首先需要先工作地区的街道办统一,然后将自己具体信息发给他们,他们转交给所住地区的街道办,所住地区的街道办收到后回函确认才能回去。回去也要自己的街道办派车来点对点接走。非常麻烦。人少了还有效率,人一多就别谈效率了,轮到就已经很不错了 @dlsflh 第二天下去跟大白要求转运的时候居然有个红码还有被拉走。。 那个人都急了,在那里喊:我都是红马了为什么还不拉我走,还要我在公司隔离。。。 æ˜¯ä¸æ˜¯è€æ¿æ—©è·‘了 æµç¨‹ä¹‹å‰ä¹Ÿæ˜¯è¿™æ ·ï¼Œä¸è¿‡äººæ‰‹ä¸å¤Ÿçš„时候就完了,时间会拉的很长。流程都是社区 ->街道 ->转运组,而且你突然间大范围密接,谁来转运都处理不过来的,每个人的信息都要登记,而不是你这批密接,就全部拉走,都要申请下来才能转运过去。反正我挺心疼那些第三方聘请的社区人员,领到手两三千,半夜还在加班。其实对 OP 如何 [从大厦门口一路闯到大厦入口,见到了封锁的总指挥] 这段比较好奇 @wetalk 显示吵架,过了门口,然后一脚把核酸检测台子给踹翻了。把水马给推开了。就一路走到入口了@dlsflh 抗疫的时候是笑话,但是抗议的时候就不是了。(逃)支持抗争 👍🏻以前我觉得牧羊犬能管那么一大堆羊不可思议,最近发现我们也经常好几千人被几个人就封控在那。我也说说 10 月封 7 天酒店的事吧。广州一写字楼,同层的公司有人阳了,我们全层密接。15 点知道,23 点左右送酒店。有大肚的同事可以安排居家 7 天,我们去的酒店不错。酒店期间可以叫外卖,条件不错。走的时候一样要街道接(闭环),或者你在酒店+3 天就可以自己走。 那是 10 月的,但现在已经不同了,人手不够,不可能有什么好体验。放开后的一段时间肯定比这更加差,做好心理准备。看到了红马没第一时间被妥善处置,让「防疫」这么严肃的一件事突然变得滑稽。 使用大型的信息系统的帮助,应该能很快安排好一切。 反正一切资源都是国家的,所有人力物力都会遵从调配,那把具体化的政策、应对机制、资源都整合在养马🐴的平台上,很难? 零售可以自动化,防疫资源分配应该也行?发布会:以快制快基层:以静制动 åœ¨æ·±åœ³çœ‹åˆ°é˜³äº†å°±èµ¶ç´§è·‘,回到家等大数据封也好过封在公司啊 è¿˜æ˜¯å¤ªå¹´è½»äº†ï¼Œçœ‹å¤šäº†å°±ä¹ æƒ¯äº†ã€‚ ä¸çŸ¥è¿™æ³¢åˆæœ‰å¤šå°‘人遭殃 ä¹‹å‰è¢«å°è¿‡åå¤©ï¼Œå¯¹ä½ æè¿°çš„乱象感同身受,防疫爱好者跟他们的主子都一样该死感同身受,我越来越理解高喊自由的人们了。。。。       
thumbnail
在2022年10月covid-19时期,阅读中国是部金融史,深有感触和反思
Commuters-in-Shanghai-Lujiazui-financial-district-in-the-morning-in-September-2022 china-lockdown tips: 中国内地继续执行针对covid-19的严格管理政策(动态清零),包括强制隔离,城市封锁,限制公共交通。与之对应的是同一时期香港执行的是“4+3”政策,大幅放宽对于入境限制的要求。 公元前206年,再无人能阻挡刘邦入主咸阳秦皇宫,天下终归于汉。刘邦也许不会想到,大汉帝国建立的财富循环模式将在此后数千年王朝中不断往复重现,无论多么伟大的帝国都未能逃出这个宿命中的循环。   秦末群雄逐鹿,战乱极大损耗了社会财富,刘邦登基的时候,连四匹白马都没凑齐,丞相、大将都要坐牛车上朝。然而,仅仅不到一个世纪之后,破败的大汉帝国就一跃变为当时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五十年后的文景之治,中国单一农业劳动力原粮产量已经突破了三千四百市斤,这是西欧一千七百年后的劳动生产率。《汉书》这样为我们记述了当时的景象:农人家中粮食充盈,几辈子也吃不完;郡县府库的粮食全是满满的,很多已经腐朽不能吃了;国库中存了几百亿个铜钱,很多穿钱的绳子都已经腐朽了,官员却没有时间清理。   复兴大汉雄风是我们每一个人乃至民族的梦想,人们不断在故纸堆中寻找,究竟是什么原因令满目疮痍的大汉帝国在不足百年的时间里由弱变强,又是什么原因创造了当时世界第一的劳动生产率?   1983年12月,湖北省荆州市出土了一份汉代竹简《二年律令》,意为吕后称制二年颁布的法律。按《二年律令》记载,当年帝国对全国没有土地的人登记造册,所有人都可以在大汉王朝治下得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最低等级的庶人可以获得一顷田。《二年律令》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以法律形式明确了土地所有权,此前中国土地所有权属于皇帝或诸侯,这是无数后来者追求的大同世界——“耕者有其田”。接下来的汉文帝信奉“无为而治”,他放开了帝国对所有产业的管理权,冶铁、煮盐、畜牧、渔业、贸易、手工业,就连铸币权也完全放开,包括普通农人在内的天下人都可以自由铸币。其后便有了中国第一代盛世——文景之治,《汉书》这样记载当时的景象:城郭之间风行养马,休息的时候每个村落边上都有成群的人以赛马为乐,人们纷纷把自己的马匹牵出来向大家炫耀,养母马的人只好躲在家里……   面对繁荣的盛世,太史公司马迁一语便道破了财富天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每一个普通人都有机会追求财富,盛世便一定会如影随形。   身处盛世的人也许并不知道,《二月律令》缔造了“耕者有其田”,也为帝国埋下了莫大危机。《二月律令》塑造了这样一个社会框架——“皇权—封建官僚—小农”,皇帝属于金字塔尖,皇帝之下是三公九卿等封建官僚,居于金字塔底的则是庶民百姓。在这个社会框架中,皇权只有借助封建官僚才能统治广袤的帝国,也就必须赋予封建官僚获得超额财富的权力,否则,又有谁会效忠于一家一姓呢?然而,掌握权力的封建官僚自身却是一个强势分利集团,当掠夺财富的成本比创造财富更低,封建官僚必然会选择掠夺。这是一个压力单向传导机制,封建官僚不但不会分散来自皇权的财富掠夺压力,而且会为了自身利益将之无限扩大,当压力传导到最末端的小农,普通人甚至连生存都会成为奢望。   文景之治之后四十年,汉武帝刘彻发动了对匈奴的战争。元狩四年(前119年)大汉帝国与匈奴决战,斩杀匈奴兵九万人,终于迫使匈奴把劫掠之手转向了西方的罗马帝国。不过,大汉帝国也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四万多名战士、十一万匹战马再也没有回到故乡,曾经钱粮堆积如山的国库早就空空如也。   为了确保对匈奴的优势,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依靠货币改革聚敛财富的皇帝,他废黜了民间流通的四铢钱,同时推出三种新的货币:“皮币”、“白金币”和“三铢钱”。帝国臣民必须限时将手中的四铢钱换为这三种货币:“皮币”只是一块鹿皮,可兑换四十万钱;白金币最高可兑换三百钱;至于“三铢钱”,与四铢钱一比一兑换。即使刘彻贵为皇帝,谁又会以真实财富换取这些根本无法流通的虚值货币呢?民间开始按自行铸造“五铢钱”,即“郡国五铢”,虽然汉武帝刘彻为禁止私铸杀掉了几十万人,仍然是“犯法者众,吏不能尽诛”。   接下来,汉武帝推出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财经政策,“算缗令”、“告缗令”、“盐铁官营”……这些政策使大汉帝国“得民财以亿计”,但是,中产以上的人家也被一扫而空。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群体却因为自身的职业而幸免于难,他们就是封建官僚。非但如此,封建官僚利用这些机会掌控了帝国所有赚钱产业,从此市场中的主体变为“官商”。以官商为主体的市场,必然不可能促进分工、诱发创新,更不可能具备大量吸纳货币资本的能力。如此,帝国所有财富也就只剩下一个去向,人类最基本、最古典的生活生产资料——土地。《汉书》为我们记载了当时的景象:帝国的官员,下至少府、大农、太仆,上至王侯三公,无不“攘公法、申私利、跨山泽”,董仲舒对此作出了精准的评价:“富者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   然而,无论封建皇帝多么有权势、封建官僚多么贪心,在某一个时点上社会财富的总量必然是有限的,必须留出让全体臣民维持基本生存的财富。一旦封建官僚的劫掠超出了底层黎庶的承受极限,社会动乱便会如影随形。公元前106年,四十万“流民”突然冲入了大汉帝国首都长安,曾经强盛的大汉帝国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无疑,此后的汉宣帝刘询看清了问题所在:封建官僚借助手中的货币优势兼并土地,失去土地的小农也将成为帝国最大的敌人。为了让农人安心耕种、让军马回到土地,汉宣帝即位之初就宣布:帝国将不再铸造新的货币,任由原有货币在流通中逐渐消亡。汉宣帝在位二十五年,史书没有一次有关铸币的记录。国家完全停止货币供应,结果必然是物价暴跌,当时关东平原的粮价降至“谷石五钱”、每亩土地不足三十钱——一个没有金钱的世界,将是一个清平的天下。   汉武帝通货膨胀,劫掠了天下之财;汉宣帝通货紧缩,万方黎庶就能获益了吗?   在“皇权—封建官僚—小农”的社会框架里,谁拥有更多的货币,谁就可以拥有更多的土地。从占有货币比例来计算,通货紧缩使得强势分利集团的财富成倍增加,在接下来的土地兼并中当然就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所以,无论汉宣帝多么节俭、也无论他多么努力,宣帝年间都是汉朝流民最多的时期之一。汉宣帝之后的四十年间,《汉书》记载了十六次流民大爆发,动辄“百万”的流民游荡于广袤富饶的关东平原,却得不到维持自己生命的一点财富。汉平帝年间,愤怒的长安市民甚至烧掉了汉武帝刘彻的陵墓,火光照亮了未央宫……   现在,让我们回顾大汉帝国的盛衰循环,一条财富增长、转移、毁灭的轨迹便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面对残破的帝国,吕雉实现了“耕者有其田”,汉文帝又放开了帝国所有产业,在“三十税一”的超低税收环境下,冶炼、商业、运输、畜牧、渔业等一批新兴行业崛起,终于创造了辉煌的文景盛世。凭借雄厚的财富,汉武帝一举荡平数百年为祸北方的匈奴,不过,他也迅速花光了四代君王的积蓄。由此,汉武帝便想通过铸币聚敛天下财富,当超级通胀使得增发货币失效,汉武帝便把手直接伸向了所有产业。然而,参与掠夺的绝非汉武大帝一人,封建官僚作为强势分利集团完全不遵守财富规则,掠夺超出了帝国居民承受的极限,人们失去了土地、失去了工作、没有能力组建家庭,最终成为流民。   整个财富循环的逻辑是:“耕者有其田”、放开经济管制→经济井喷式发展→封建官僚崛起→“官商”兼并土地→小农成为流民→帝国崩溃,最终的结果:国弱、民贫,唯独官富。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大汉帝国是这个循环的肇始者,却并非循环的终结者,此后历朝历代无一不陷入如是的怪圈之中。   公元265年,司马炎建立了西晋。立国伊始,晋武帝司马炎就开始推行“占田制”:每丁可以从帝国得到七十亩土地。为了遏制士族高门对小农的掠夺,司马炎直接废弃了官方铸币,西晋也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没有官方货币的朝代。然而,司马炎创建“太康之治”十年后,士族高门还是渗入朝廷各个角落,把天下土地尽收彀中。《晋书》这样记载这个年代:朝政均出于士族高门,朝纲法纪荡然无存,官场贿赂公行,举国上下已经见不到一个忠臣和贤能的人,天下事都可以做交易,成了一个骗子的市场。西晋的结局是非常悲惨的,在士族高门把持之下,帝国甚至失去了必要的行政能力,根本无法对抗北方游牧民族。从晋惠帝永平元年(公元291年)起,到隋文帝开皇元年(公元581年),在几乎整整三个世纪里中国北方都处于一种大动乱、大破坏、大分裂之中。可怜苍苍烝民,丧乱三百余年,中原人口“百不遗一”,河洛一代尽成废墟。   公元581年,隋文帝杨坚再次统一了中原,此后,杨坚推行“输籍法”:每位男丁至少可以从帝国政府手中领到一百亩土地;同时,杨坚废黜了盐铁专营、对民间放开了所有工商业管制,天下只有一种人不能做生意,那就是封建官僚。在辉煌的“开皇之治”中,中州大地再现“耕者有其田”,全国农户数也从开皇元年的四百一十万增长到隋炀帝大业元年的八百九十万。也是在“开皇盛世”中,中国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生演出统一的货币标准——2.42克的隋五铢。   大隋王朝曾经是世界上最强盛的帝国,大唐帝国的创始者李渊在一场动乱中全盘继承了这些财富。大唐帝国又是幸运的,连续出现了武则天、李隆基等数位信奉“无为而治”的帝王,武周年间,大唐帝国以“除罪金简”等方式再次确立了每户小农对土地的所有权、废除了全国商税(关津)、解散了绝大部分官手工业。事实证明,这个民族创造财富的能力是惊人的,在大唐帝国的巅峰“开元之治”中,中国农业劳动力人均原粮产量已经高达4524市斤,所谓“康乾盛世”仅为这一数字的一半。   倏忽而来的财富引起了封建官僚的觊觎,开元初年,宰相张说著《钱本草》隐喻了帝国的危机:钱,味甘,大热,有毒;能利邦国,亏贤达,畏清廉;以均平为良;如不均平,则冷热相激,令人霍乱。为杜绝封建官僚借助货币优势兼并土地,开元九年(721年)正月唐玄宗发布了史无前例的“开元限购令”,试图以皇权铁腕牢牢把帝国限定在“耕者有其田”的轨道。这道命令在唐史中被称为“检田括户”:自此之后,帝国禁止一切土地买卖,任何土地交易都将被帝国政府视为非法!   开元十三年(725年),中国古代盛世达到了第一个巅峰,唐玄宗登泰山举行“封禅”,这是中国古代太平盛世最具标志意义的大典。   然而,巍巍而立的大唐帝国终究还是未能逃脱那个曾经的财富循环。三十年后,奸相杨国忠放开了“开元限购令”,在天宝十一年(752年)一道名为《禁官夺百姓口分永业田诏》的诏书中,杨国忠提出贫富分化情有可原,此后,帝国将承认以现金完成的所有土地交易。三年后的天宝十四年(755年),大唐帝国共有891.47万户农人,其中356.55万户已经沦为“庄客”(丧失了土地);那一年,杜甫写下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诗篇;那一年,一次社会大动乱的一切条件都已经齐备……   天宝十五年(756年),大唐盛世毁于安史之乱。   汉、晋、隋、唐千年往事,中州帝国的盛衰轮回如此相似:流程的开始是“均田制”、流程的结束是普通人变成“流民”,最终,无论官民、无论贵贱、无论生命还是财富,一切都在乱世中毁于一旦。这是一个缠绕中华民族上千年的魔咒,为了破解这个魔咒,雄才伟略的晋武帝、唐玄宗等人甚至使用了废弃货币、废弃土地交易等极端手段,然而,所有的方法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在公元后的第一个千年里,无论多么伟大的帝国都在这个魔咒之下灰飞烟灭。   令人惊讶的是,自宋代开始,这个封印千年的魔咒似乎消失了,赵匡胤、忽必烈和朱元璋都放弃了“均田制”,宋、元、明三代也未大规模授田。即使如此,宋代国势仍然超越了大唐开元之治的巅峰,货币从铜钱演进为纸币,随后的大明帝国以白银为货币,整个帝国甚至曾经拥有世界上三分之一以上的白银。在第二个千年中,我们可敬的先人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些?我们的货币又将经历什么样的兴衰轮回?我们能逃脱中原王朝的千年宿命吗? References: 1.中国是部金融史 2.中共二十大如何“推动”了新冠疫情封锁 3.「0+3」能否變陣迎接「0+0」?
thumbnail
What makes me feel comfortable and calm during the strict zero-covid policy on china’s mainland is that online watching IU’S concert named golden hour in Seoul, Korea.
It is a pity that it is difficult for citizens to leave China Mainland due to the influence of the PRC (china mainland) government's strict management and control policy on covid-19. Fuck, dynamic reset or dynamic zero-COVID policy. The city is often closed and locked down, and the wallet is cleared. Patients with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covid-19 /Sars-Cov-2) always appear. The effect of the zero-clearing policy is not good at all. When people are forced to accept the government's management, there is no economic subsidy, and we have to consume our savings to buy high-priced goods or food under the strict urban blockade. Not to mention, the business is difficult, and the income has declined. It is difficult and impossible at all to make citizens appreciate the government. Maybe only music can make people feel a moment of comfort. The video content that is not specially marked is the reprinted content by default, and it is updated from time to time. if infringement your rights, contact me to delete it. Welcome to cooperate. 220917-The-Golden-Hour-Concert, Seoul, Korea. 十分遗憾的是,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于新型冠状肺炎严格管理控制政策的影响,很难离开中国大陆。去他妈的,动态清零。动辄封城,钱包清零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总是在出现,清零政策效果一点也不好。当民众被迫接受政府的管理时,不仅没有经济补贴,反而在严格城市封锁下艰难度日,消耗积蓄购买高价商品或食品,很难让公民产生好感。更不用说,企业经营困难,收入下降了。 或许只有音乐可以令人感受到片刻的安慰,罢了。 未特殊标注的视频内容默认为转载内容,不定期更新,侵权联系删除,欢迎合作。
Until 2022, the China mainland government, still Forces residents to do compulsory nucleic acid tests.
Image text recognition results: Wanshitong 皖事通: Anhui province government affairs service online center Ankang Code (Anhui Province Health Code, East China)Toggle Respect for the Elderly Version Ankang Code Hefei Important notice July 18, 2022, There is still 11:07:00 before the pop-up window cannot be closed. Nucleic acid testing personnel. Please complete at least one nucleic acid test. The Ankang Code will automatically remove the pop-up window after automatically obtaining (or uploading a user's complaint) a negative nucleic acid test report. The pop-up window can be closed within 24 hours. If the system does not automatically obtain (or the user does not upload) the negative nucleic acid test report, the pop-up window will not be closed, and you will not be able to use the Ankang Code. I want to appeal the Nucleic acid test pre-registration code Nucleic acid test report Vaccination inquiry: vaccinated x2+1 Nucleic acid test report: no record within 48 hours Relying on the national integrated government service platform to achieve cross-provincial data sharing and mutual recognition. 图片文字识别结果: 皖事通:安徽省在线政务服务中心 安康码 切换敬老版 安康码(安徽省健康码,华东) 合肥 重要提示 2022年07月18日 距离本弹窗无法关闭还有 11:07:00 弹窗编号( 根据安徽省防疫政策,经流调排查和大数据分析,您可能为未在规定的时间内进行核酸检测人员。请本人至少完成一次核酸检测,安康码将在自动获取(或用户申诉上传)本人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后自动解除弹窗。24小时内弹窗可以关闭,如果在24小时后安康码系统未自动获取(或用户未上传)本人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弹窗将无法关闭,您将无法使用安康码。 我要申诉 核酸检测预登记码 核酸检测报告 疫苗接种查询: 已经接种疫苗x2+1核酸检测报告: 48小时内无记录依托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实现跨省数据共享和互通互认.
thumbnail
Policy-of-website
1. The website uses some web 3.0 technologies, and it is recommended to use Brave Browser for better user experience. The browsers with the highest-to-lowest level of support are chrome, edge, safari, and Firefox. 2.Banned areas: China mainland 🇨🇳 ,Hong Kong 🇭🇰 , Iran 🇮🇷 , Israel 🇮🇱, Macao 🇲🇴 ,North Korea 🇰🇵, Russia 🇷🇺 , Syria 🇸🇾 . 3.Ipfs: You are allowed to download available source files through the ipfs protocol, but the premise of action is fair use and respect for the public interest. 4.All works published on this website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text, images, and charts) are for reference only and do not represent the views or descriptions of this website or its operating team. They do not constitute any investment advice.The content is for reference only and please verify the authenticity of the relevant content yourself. This website does not assume any responsibility for such content and reserves the right to delete such content. 5.Contact me via email: [email protected] Team in Johor Bahru, Malaysia. 1/1/2020 一位正直善良的公民永远不会忘记covid-2019的创伤.Anyone who is upright and kind citizen will never forget the trauma of the 2019-covid vir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