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China

14 Posts

thumbnail
热议!专科生应聘影像技师,主任无奈拒绝:你很优秀,但我们只招本科!
撰文 | 阿拉斯加宝 编辑 | 阿拉斯加宝 2024年3月24日,中国重庆某医院一名放射科主任医师在网上发了一则非常无奈的帖子,引起了广大医生极其热烈的讨论。 专科生应聘影像技师&主任:你很优秀,但医院只招本科生,影像技师本是为专科生准备的岗位 主任说道:“在得知我院要招一名放射科技师后,一个专科毕业已实习近一年的男同学那天主动上门来毛遂自荐,他身高170以上,身材看上去很健壮,他对我说:主任,你也知道,咱们这种级别的医院,放射科招聘专科技师就够了,不一定非要本科毕业的。他说的是大实话,看问题也很准,事实也确实如他所说的那么一回事。放射科技师只要经过培训,专科毕业也能胜任工作,因为当今影像设备都高度智能化,都是傻瓜式的操作。以前影像技师比较缺乏,无论是三级还是二级医院,都是专科毕业生打主力,但现在一些医学院开设了影像技术的本科专业,本科毕业生开始逐渐进入各大医院,这就抢了原本属于专科生的饭碗,留给专科生的工作机会不多了。”“我很无奈,于是我回答道:你很优秀,也一定能胜任我科的工作,但我们招聘技师的前提是全日制本科毕业,目前我们科室技师几乎全是专科毕业,我们想招本科了,而且招聘条件是院人事和科室共同制定的,希望你能理解。最后这位同学把个人简历留给了我,他走时说,如果你们迟迟招不到本科技师的话,希望给我一个机会!我也在想,如果迟迟招不到本科技师,我可能会建议医院试用这位同学。但没想到他走后不久,就有本科毕业的技师来应聘了,目前据说人事科已有了满意人选,招技师的问题可能基本敲定了。”最后这位主任叹气表示:“影像技师这个活只要看一看、学一学都能操作,这个职业并不属于医生的范畴,不能考医师证,这份工作本来就是给专科生准备的,可这几年不知道为啥医学院开设了影像技术的本科专业,搞得医院现在都开始招本科生了,专科生就业被挤压,本科生也对这个专业怨恨极深。”这个帖子一经发出,很多医生都对“影像技术本科专业应不应该取消”展开了细致讨论。河北一名医生直言:“医院不要充大头当现事精,专科生该招就要招,反而影像技术专业的本科生不应该大量招!影像技师本来就是国家给专科生准备的岗位,是多少年来国家保障专科生就业的重要武器,这种工作初中生都能胜任。不知是哪个学校不知死活胡乱开的头,竟然开设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本科专业,挤压了专科生的就业空间。医学影像技术本科专业应该尽早取消,这个领域用临床专科毕业生就足够了,很多本科生不懂,明明考了600多分,却被骗去学了这个技师专业,当他们知道毕业以后不能考执业医师证,只能抢专科生的饭碗时,就没有不骂的,别再害那些无知的孩子了,请尽快取消这个坑人的专业吧。”成都一名家长也赞同取消影像技术本科专业,他说:“我家女儿就是学了这个医学影像技术,现在后悔死了,恨得牙痒痒!说实在的,绝大多数大学开设影像技术专业就是为了盲目招生圈钱,毕业了,用处不大。我女儿毕业后想去三甲,结果人家根本不要这个专业的,三甲招聘技师都用五年制医学影像学专业的,人家才是正儿八经的医生,不仅能操作机器,还能在报告单上签字!我女儿想去医院工作,只能去二甲医院做技师,而且身份还不是医生,因为没法考医师证,一辈子就只是个技师,和专科生抢饭吃!我都气死了,这个专业害人不浅呀,我女儿当初可是超一本线12分,我都气死了!”不过也有不赞同取消这个本科专业的,成都一名内科医生则表示:“一个好的技师,不亚于一个影像诊断医生,这个涉及到影像后处理,技师也得高学历,这样才能知道病变的大小、部位、用什么模式和体位,能更直观清楚地显示病变及与周围组织器官的关系,技师的水平直接影响到片子的质量,而且放疗科、伽玛刀中心的技师可不是一般人。所以,技师上了本科后拍片子肯定会更专业,也能给诊断医生减少工作量。” 已有高校取消了这个本科专业,会有更多大学跟随吗? 事实上,不只是我们这些医生在讨论这个话题,已经有高校注意到“医学影像技术”本科专业带来的一些不利影响,并适时取消了本科招生。近期,一份疑似某双一流大学专业停招的通知文件流传在网络上,“医学影像技术”专业名列其中。有该专业医学生表示,去年就见过这份文件,学校只在 2019~2022年开设了医学影像技术专业,只招了四届学生。 一提到这个专业,很多学生就在评论区下面吐槽了起来,诸如“垃圾专业害我一生”“和专科抢饭吃”“一辈子的技工”“600分上大专”等各种抱怨层出不穷。 我们就特别好奇,为啥这个专业会让那么多学生如此怨恨呢?医学影像技术这个专业属于本、专科同名的专业,中职、高职专科、高职本科和普通本科同时开设。“医学影像技术”本科专业(专业代码 101003)成立于 2012 年,由原医学影像学和医学影像工程合并而来。据天津医科大学招生网介绍,作为从医学影像学专业发展形成而来的分支专业,医学影像技术专业致力于培养医学影像技术专业人才,从事现代医学影像成像技术的研究、设备功能利用与开发、医学影像学图像的处理与分析。虽然听起来高大上,但该专业的本科生介绍,他们毕业后的主流工作都是去医院拍片子、操作机器成为技师,搞研究是不太现实的,因为根本就没什么可研究的。近年来,许多医学院校都增设了这一专业,2023 年共有 64 所高校开设医学影像技术专业,排名前五的分别是四川大学、天津医科大学、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首都医科大学。你看,就连上交、北大、首医都开设了这个专业,要知道,无论学什么专业,想进这三所名校,分数线必须很高,所以,医学影像技术这个专业的分数线肯定也不会低的!很多学生之所以选择了“医学影像技术”,是因为他们最初是想毕业后成为一名能够出具检查报告的影像诊断医生,可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种结果,医生没做成,反而成了一名技师。一句话:他们把“医学影像学”和“医学影像技术”这两个专业搞混了!知道真相的我们立马就要泪流满面了!这俩专业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医学影像学”专业是增设在临床医学类别下的医学专业,学制为5 年,毕业生拿医学学士学位;而“医学影像技术”虽然归属在医学门类,但学制只有 4 年,毕业时授予理学学士学位。而且从所学课程来看,医学影像技术在学科设置上更偏向技术、操作层面,医学影像学则侧重于临床和诊断,这下你全懂了吧?更惨痛的一点是,因为学位限制,拿理学学位的医学影像技术专业毕业生不能参加医师资格考试,无法成为医生,没有独立出报告的权力。你的专业决定你去影像科找工作只能找技术类的技师,根本没办法参与写片。例如在超声科,技工做做超声还是可以的,但是你无法独立给出报告,报告签名必须是科室的医师,通常是签上级医师的名字。学了四年本科,高考考的也不错,对于想要成为医生的人来说,这无异于沉重的打击!怪不得很多人要求取消这个本科专业呢。 本科去当影像技师,更多的是心理上的低人一等 回到最初的那个帖子,我们很惋惜主任不能把那位专科生招聘进来。因为我们知道,技师的缺口完全可以由高职、大专毕业的同学胜任,而且这个岗位本来就是为专科生准备的。反而本科生去当技师,才有点不合预期,他们坦言,心里总有芥蒂,会觉得自卑、尴尬。云南一名相关从业者就表示:“我就是这个专业的,考不了医师资格证,低人一等,我们学校中医推拿专业的都可以考医师,我至今都想不通这是为什么。我们这个专业的人经常自嘲为‘烂技师’,所以我极力主张取消本科,保留专科,既节省了教育资源,也省得高考学子踩坑。”“因为当了技师后你是很痛苦的,明明片子都拍好了,影像也分析好了,可是你不能签名,没有医生在,你就只能干等着,什么事你都干不成,你就只是医生的附属品。这个行业也没有什么难懂的东西,我们的课程本来就很水,很多同学大学四年没怎么学习过,上班前突击几个月,照样干得很熟练,所以我觉得这个专业可有可无。取消吧,把资源集中在其它医学专业上吧,别再浪费资源了。”广州一名相关从业者则这样说:“这个专业在二甲以上大医院还能有一丝立足之地,因为分工明确,技师就拍片子,诊断就写报告。但是在县级医院以下等基层医院,不可能分工这么细,夜班也不可能让技术和诊断两个人同时上,如果没有诊断医生陪着,技师什么都做不了,就会带来一种发自内心的自卑和孤独!没有任何职业成就感。所以我觉得取消最好,只设置一个影像诊断专业,考执业证,影像技术都能干。”目前,这个本科专业遭受的议论和吐槽太多太多了,综合你的经历,你觉得应不应该取消这个专业,或者什么时机取消最好呢? reference:  阿拉斯加宝. (2024, 3月 26). 热议!专科生应聘影像技师,主任无奈拒绝:你很优秀,但我们只招本科!医生:初中生都能胜任,赶快取消这个专业吧,本科生恨它恨得牙痒痒. 梅斯医学.
转载:求助广大知友!!!女儿三年没叫过我一声“爸爸”,是我的问题吗?
女儿15岁那年发生的事 平时她妈妈在家照顾她和她弟弟比较多,我工作比较忙,常年不在家,平时几乎也没什么交流,那年家里刚买了新房子搬过来,她平时也会在家帮她妈妈干点家务。 有天晚上,她忘记把晾在阳台的衣服收进来,她妈妈责怪了她几句,她就跟妈妈顶起嘴来,气冲冲就要往自己卧室里走,一点也不尊重父母,她妈妈气不过,从后面抓住她头发打了她几巴掌。她居然就冲回自己房间,关门声音很大,还把门给锁上了。 我老婆听到后气不过追上去骂她,发现门反锁了用钥匙也打不开,我看她这么顶撞她妈妈气也不打一处来,平时估计也没少顶撞她妈妈,就拿了家里的斧头把门给劈开了。 打开门后发现她开着窗户站在那里,居然打算跳楼,她妈妈冲过去打了她,心里也是很生气,嘴里说气话,说让她赶紧跳,她倒是一直都没哭也没说话,站在那里挨打。我看她这倔样子也是气得很,抬手打了她一巴掌,没控制好力道把她鼻子打出血了,她还是不哭不吭声。 我老婆看她这个样子情绪激动了点,打得狠了点,又抓她的头往墙上撞了几下,但是都被她自己用手挡住了,没什么大碍,还想拖着她去跳楼吓唬她,被我拦了下来。 后来我老婆估计也是也消了气了,停手了。但是女儿身上的白色短袖都被血染红了,我冷静下来看到也是有些后悔,拉着老婆和儿子就去睡觉了。 女儿挨打的时候一直没哭,开着风扇坐在卧室地上一晚上没睡,第二天才去洗澡换衣服,躺在床上好几天没吃没喝,叫她吃饭也不理人,拆门的时候也不理人。 从这开始她就没再叫过我爸爸 我也主动跟她说过话,给她买过吃的,事后家里其他亲戚长辈也都劝过她,也骂过我们夫妻了,她还是不肯叫我。 家里吃穿用度都是我赚来的,而且明明是她妈妈打得更狠,她却过了几天就喊她妈妈了,我就打了她一巴掌到现在三年了,怎么也不肯喊我,这是为什么?我该教育她? reference: 求助广大知友!!!女儿三年没叫过我一声“爸爸”,是我的问题吗?
thumbnail
What do you think of Wu Xiaobo’s article “The Metaphor of Zibo Barbecue” blocked in China?
Zibo Barbecue is fulfilling people's common people's imagination of a free market: high-quality and affordable commodities, a hearty consumption experience, a market environment that is childlike and honest, and a humble and friendly "small government". Text/Wu Xiaobo Any popular occurrence is essentially a catharsis of social emotions. In the beginning, it was a collective unconscious, which then constituted a contemporary narrative. The popularity of Zibo barbecue does not meet the definition of popularity in the economic sense. It is neither scarce nor a new invention, nor does it represent a certain fashion. Its metaphorical significance lies in the "here and now" and the expression of freedom by the common people. It is said that the detonators of Zibo barbecue were those college students who were treated well during the epidemic. In May last year, more than 12,000 students from universities in Jinan, Shandong, and other places were taken to Zibo for isolation. The government specially invited the students to have a barbecue and agreed that everyone would bring their friends to visit Zibo again when the spring is warm and the flowers are blooming. This "promise" is a kind of aimless expectation, but in the end, the beneficiary interprets it as a warm return movement. In the world of the Internet, college students have always been the most active fermenters of popular culture, and they are the core elements of what Gladwell called "the law of personal characters" and "the law of environmental power". The emotions would be smoky, which in turn triggered the "post-epidemic empathy" of the whole society. The popular second-level detonator is the local government of Zibo. They are actively complicit in their emotions. In the past three months or so, they have distributed barbecue coupons, launched a dedicated barbecue line, organized and arranged for barbecue volunteers, and…
thumbnail
秦妇吟
韦庄 中和癸卯春三月,洛阳城外花如雪。东西南北路人绝,绿杨悄悄香尘灭。路旁忽见如花人,独向绿杨阴下歇。凤侧鸾欹鬓脚斜,红攒黛敛眉心折。借问女郎何处来?含颦欲语声先咽。回头敛袂谢行人:丧乱漂沦何堪说!三年陷贼留秦地,依稀记得秦中事。君能为妾解征鞍,妾亦与君停玉趾。 前年庚子腊月五,正闭金笼教鹦鹉。斜开鸾镜懒梳头,闲凭雕栏慵不语。忽看门外起红尘,已见街中擂金鼓。居人走出半伧惶,朝士归来尚疑误。是时四面官军入,拟向潼关为警急。皆言博野自相持,尽道贼军来未及。须臾主父乘奔至,下马入门痴似醉。适逢紫盖去蒙尘,已见白旗来匝地。 扶羸携幼竞相呼,上屋缘墙不知次。南邻走入北邻藏,东邻走向西邻避。北邻诸妇咸相凑,户外崩腾如走兽。轰轰崐崐乾坤动,万马雷声从地涌。火迸金星上九天,十二官街烟烘烔。日轮西下寒光白,上帝无言空脉脉。阴云晕气若重围,宦者流星如血色。紫气渐随帝座移,妖光暗射台星拆。家家流血如泉涌,处处冤声声动地。舞伎歌姬尽暗捐,婴儿稚女皆生弃。 东邻有女眉新画,倾国倾城不知价。长戈拥得上戎车,回首香闺泪盈把。旋抽金线学缝旗,才上雕鞍教走马。有时马上见良人,不敢回眸空泪下。 西邻有女真仙子,一寸横波剪秋水。妆成只对镜中春,年幼不知门外事。一夫跳跃上金阶,斜袒半肩欲相耻。牵衣不肯出朱门,红粉香脂刀下死。 南邻有女不记姓,昨日良媒纳新聘。玻璃阶上不闻声,翡翠帘前空见影。忽看庭际刀刃鸣,身首支离在俄顷。仰天掩面哭一声,女弟女兄同入井。 北邻少妇行相促,旋折云鬟拭眉绿。已闻击托坏高门,不觉攀援上重屋。须臾四面火光来,欲下回梯梯又摧。烟中大叫犹求救,梁上悬尸已作灰。 妾身幸得全刀锯,不敢踟蹰久回顾。旋梳蝉鬓逐军行,强展娥眉出门去。旧里从兹不得归,六亲自此无寻处。 一从陷贼经三载,终日惊忧心胆碎。夜卧千重剑戟围,朝餐一味人肝脍。鸳帏纵入岂成欢,宝货虽多非所爱。蓬头面垢狵眉赤,几转横波看不得。衣裳颠倒言语异,面上夸功雕作字。柏台多士尽狐精,兰省诸郎皆鼠魅。还将短发戴华簪,不脱朝衣缠绣被。翻持象笏作三公,倒佩金鱼为两史。朝闻奏对入朝堂,暮见喧呼来酒市。 一朝五鼓人惊起,叫啸喧争如窃议。夜来探马入皇城,昨日官军收赤水。赤水去城一百里,朝若来兮暮应至。凶徒马上暗吞声,女伴闺中潜色喜。皆言‘冤愤此时销’,必谓‘妖徒今日死’。逡巡走马传声急,又道军前全阵入。大彭小彭相顾忧,二郎四郎抱鞍泣。沉沉数日无消息,必谓军前已衔璧。簸旗掉剑却来归,又道官军悉败绩。 四面从兹多厄束,一斗黄金一升粟。尚让厨中食木皮,黄巢机上刲人肉。东南断绝无粮道,沟壑渐平人渐少。六军门外倚僵尸,七架营中填饿殍。长安寂寂今何有,废市荒街麦苗秀。采樵斫尽杏园花,修寨诛残御沟柳。华轩绣毂皆销散,甲第朱门无一半。含元殿上狐兔行,花萼楼前荆棘满。昔时繁盛皆埋没,举目凄凉无故物。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 来时晓出城东陌,城外风烟如塞色。路傍时见游奕军,坡下寂无迎送客。霸陵东望人烟绝,树鏁骊山金翠灭。大道俱成棘子林,行人夜宿墙匡月。明朝晓至三峰路,百万人家无一户。破落田园但有蒿,摧残竹树皆无主。路旁试问金天神,金天无语愁于人。庙前古柏有残枿,殿上金炉生暗尘。 一从狂寇陷中国,天地晦明风雨黑。案前神水咒不成,壁上阴兵驱不得。闲日徒歆奠飨恩,危时不助神通力。我今愧恧拙为神,且向山中深避匿。寰中箫管不曾闻,筵上牺牲无处觅。旋教厌鬼傍乡村,诛剥生灵过朝夕。 妾闻此语愁更愁,天遣时灾非自由。神在山中犹避难,何须责望东诸侯。 前年又出杨震关,举头云际见荆山。如从地府到人间,顿觉时清天地闲。陕州主帅忠且贞,不动干戈唯守城。蒲津主帅能戢兵,千里晏然无戈声。朝携宝货无人问,暮插金钗唯独行。 明朝又过新安东,路上乞浆逢一翁。苍苍面带苔藓色,隐隐身藏蓬荻中。问翁‘本是何乡曲!底事寒天霜露宿?’老翁暂起欲陈词,却坐支颐仰天哭: ‘ 乡园本贯东畿县,岁岁耕桑临近甸。岁种良田二百㙻,年输户税三千万。小姑惯织褐絁袍,中妇能炊红黍饭。千间仓兮万斯箱,黄巢过后犹残半。自从洛下屯师旅,日夜巡兵入村坞。匣中秋水拔青蛇,旗上高风吹白虎。入门下马若旋风,罄室倾囊如卷土。家财既尽骨肉离,今日残年一身苦。一身苦兮何足嗟,山中更有千万家。朝饥山上寻蓬子,夜宿霜中卧荻花。’ 妾闻此老伤心语,竟日阑干泪如雨。出门唯见乱枭鸣,更欲东奔何处所?仍闻汴路舟车绝,又道彭门自相杀。野色徒销战士魂,河津半是冤人血。 适闻有客金陵至,见说‘江南风景异。自从大寇犯中原,戎马不曾生四鄙。诛锄寇盗若神功,惠爱生灵如赤子。城壕固护教金汤,赋税如云送军垒。’ 奈何四海尽滔滔,湛然一境平如坻。避难枉为阙下人,怀安却羡江南鬼。 愿君举棹东复东,咏此长歌献相公。
thumbnail
转载:记一次被封控在公司又抗争到居家隔离的案例
封控期间的工作人员,摄于上周 先做事件综述吧,3 点半通知全楼封闭,后天凌晨 3 点被转送居家。中间在公司差不多连续 41 小时,中间休息了 3 小时。被转送到宿舍真的很不容易。下面细说:上周五下午三点半,得知楼内有阳性,当时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之前有过两次,做核酸就可以出去了,故继续工作,然后 4 点半左右,开始给安水马,这个时候才知道事情大条了。5 点钟发防护服,面罩,手套。第一次欺骗: 告诉我们昨晚核酸就可以去酒店或者“驿站”隔离,然后核酸做过后等到 11 点还是没人来接第二次欺骗:晚上 11 点多后告知单人单管都要做,做完后在公司隔离或者拉走(这时公司内部 6 个人,2 女四男,4 个休息床)。但是做完后等到凌晨 2 点半还是没人。这时下楼得知: 很多人都被拉去隔离或者出去居家隔离了。但是我们没人管,外面看着我们的大白也走了第三次欺骗: 第一夜在同事的单人床睡了 3 个小时,很冷,睡不着。我有脚气,也不敢脱鞋,脚与身上都很痒,3 点钟睡觉,早上 6 点就醒。醒了先打 12345 说明问题,然后下楼问蓝大褂,蓝大褂说: 放心,你们今天肯定能去酒店隔离,事实证明,他说的根本就不对这三次被耍猴消磨掉了我们所有人的耐心,不到一天的时间,做了三次核酸,全是绿码阴性。不是密接,也不是次密接,但就是不能走,也只能在公司隔离。点的外卖不让拿,说他们从大门口送过来。但是:从大厦入口到大厦门口这 100 米路,我们等了快一个小时都没人拿,下去后跟蓝大褂说,又等了 20 分钟,终于拿到了已经凉透的饭菜。同事都没说什么,默默吃饭准备下去要个说法。下午 6 点半应该,大家都下去了,申请转运,单子也交上去了。但还是没有人给一个准信,翻来覆去就是已经交上去了,凌晨的时候我们才得知:单子是交上去了,但是 8 点才交的,而我们给他们单子的事件是下午四点。从大厦门口一路闯到大厦入口,见到了封锁的总指挥,也提出了诉求:要给我们安排一个能睡觉洗漱的地方。得到的回复是: 自己所住地的社区必须愿意接收你才可以转运回去,需要居家隔离贴磁条。回复还算差强人意,因为觉得有床睡觉了,可以洗澡了。然后开始联系自己的社区人员。我住在龙岗。龙岗街道办几个公办电话推来推去最后给了我一个打不通的疫情办电话,社区工作人员很好,对我说愿意接收,只要符合规定就行。很感谢他们,凌晨 2 点,接我回去的车来到,坐车回去,凌晨 3 点,看到床了甚至有点想哭。 有同事住在莲花街道,是业主。社区对接更快了,第一个被接走。有同事住在南山,联系到社区人员也是很友好,愿意接收。有住在罗湖:社区表示不愿意接收,后面安排住到了酒店。有住在龙岗的,但跟我不是一个社区:网格员把她拉黑了,联系不到,后面自己联系到了其他的网格员,第二天还是回去了。 先说下自己感觉的事情吧: 信息极度不透明,我们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官方也没有拉群,什么都不知道,就三个字等通知导致恐慌情绪蔓延 不患寡而患不均。有的被封锁的人被拉到酒店隔离了,但是我们 6 个只能在公司隔离,这给了我们极大的不公平感。所有人都没休息好,所有人都很愤怒。为什么自己不是密接,也不是次密接就只能在公司隔离? 懒政的现象。街道办的人来了四波,每次都是说: 知道了,我们会处理。然后下一波的人过来就变成: 上一个过来的做了什么他也不知道,所以你们的诉求没办法处理,这个现象真的是极大的消耗了我们对街道办人员的信任感 各个部门的相互推诿。本来应该是街道办的人派车来接,但是几位同事找自己街道处理的时候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但不限于:疫情办电话打不通,疫情办接电话的下班了,疫情办故意甩锅,疫情办跟我同事说领导下班公章被锁处理不了等等等等。 5. 建群太晚了,第二天下午四五点才建群,第三天上午才开始发物资。这个时候所有没被运走的人怨气都很重了。一个楼被留下来的有三十多人,拉了一个群,里面从刚建群就开始在吵架。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打了 110 ,12345 ,龙岗区信访渠道,福田区信访渠道。其中我必须夸一下福田的网络信访渠道:输入自己电话提示我电话格式不正确,然后当我准备修改在电话前加个 86 的时候提示我不能修改电话了嘻嘻。一个字,绝。大家都是同行,我也知道你是打工仔,但是你写这样代码逻辑的时候心不会痛吗?一线城市深圳的抗击疫情的压力都这么大,我们被封在公司的原因是:酒店与驿站都满了。唉多存钱,多学习,相信自己,相信谣言比通告要好。就这吧。唉。 reference: 记一次被封控在公司又抗争到居家隔离的案例 评论转载:都搞社区接收这种制度,过分了回自己家需要别人同意吗支持抗争 👍🏻吹上天的大数据这时候就像个笑话。我懂,怎么说我在深圳也被封了 4 次。就是疫情发生的时候,那些基层人员会乱成一锅粥,做事情毫无条理可言。他们知道的也不多,就一味听从、等待上级命令而已。我就纳闷了,既然要长期动态清零,你准备工作做好了吗?基层人员的培训有做吗?有长期的规划吗?@SuperXRay 首先需要先工作地区的街道办统一,然后将自己具体信息发给他们,他们转交给所住地区的街道办,所住地区的街道办收到后回函确认才能回去。回去也要自己的街道办派车来点对点接走。非常麻烦。人少了还有效率,人一多就别谈效率了,轮到就已经很不错了 @dlsflh 第二天下去跟大白要求转运的时候居然有个红码还有被拉走。。 那个人都急了,在那里喊:我都是红马了为什么还不拉我走,还要我在公司隔离。。。 æ˜¯ä¸æ˜¯è€æ¿æ—©è·‘了 æµç¨‹ä¹‹å‰ä¹Ÿæ˜¯è¿™æ ·ï¼Œä¸è¿‡äººæ‰‹ä¸å¤Ÿçš„时候就完了,时间会拉的很长。流程都是社区 ->街道 ->转运组,而且你突然间大范围密接,谁来转运都处理不过来的,每个人的信息都要登记,而不是你这批密接,就全部拉走,都要申请下来才能转运过去。反正我挺心疼那些第三方聘请的社区人员,领到手两三千,半夜还在加班。其实对 OP 如何 [从大厦门口一路闯到大厦入口,见到了封锁的总指挥] 这段比较好奇 @wetalk 显示吵架,过了门口,然后一脚把核酸检测台子给踹翻了。把水马给推开了。就一路走到入口了@dlsflh 抗疫的时候是笑话,但是抗议的时候就不是了。(逃)支持抗争 👍🏻以前我觉得牧羊犬能管那么一大堆羊不可思议,最近发现我们也经常好几千人被几个人就封控在那。我也说说 10 月封 7 天酒店的事吧。广州一写字楼,同层的公司有人阳了,我们全层密接。15 点知道,23 点左右送酒店。有大肚的同事可以安排居家 7 天,我们去的酒店不错。酒店期间可以叫外卖,条件不错。走的时候一样要街道接(闭环),或者你在酒店+3 天就可以自己走。 那是 10 月的,但现在已经不同了,人手不够,不可能有什么好体验。放开后的一段时间肯定比这更加差,做好心理准备。看到了红马没第一时间被妥善处置,让「防疫」这么严肃的一件事突然变得滑稽。 使用大型的信息系统的帮助,应该能很快安排好一切。 反正一切资源都是国家的,所有人力物力都会遵从调配,那把具体化的政策、应对机制、资源都整合在养马🐴的平台上,很难? 零售可以自动化,防疫资源分配应该也行?发布会:以快制快基层:以静制动 åœ¨æ·±åœ³çœ‹åˆ°é˜³äº†å°±èµ¶ç´§è·‘,回到家等大数据封也好过封在公司啊 è¿˜æ˜¯å¤ªå¹´è½»äº†ï¼Œçœ‹å¤šäº†å°±ä¹ æƒ¯äº†ã€‚ ä¸çŸ¥è¿™æ³¢åˆæœ‰å¤šå°‘人遭殃 ä¹‹å‰è¢«å°è¿‡åå¤©ï¼Œå¯¹ä½ æè¿°çš„乱象感同身受,防疫爱好者跟他们的主子都一样该死感同身受,我越来越理解高喊自由的人们了。。。。       
thumbnail
在2022年10月covid-19时期,阅读中国是部金融史,深有感触和反思
Commuters-in-Shanghai-Lujiazui-financial-district-in-the-morning-in-September-2022 china-lockdown tips: 中国内地继续执行针对covid-19的严格管理政策(动态清零),包括强制隔离,城市封锁,限制公共交通。与之对应的是同一时期香港执行的是“4+3”政策,大幅放宽对于入境限制的要求。 公元前206年,再无人能阻挡刘邦入主咸阳秦皇宫,天下终归于汉。刘邦也许不会想到,大汉帝国建立的财富循环模式将在此后数千年王朝中不断往复重现,无论多么伟大的帝国都未能逃出这个宿命中的循环。   秦末群雄逐鹿,战乱极大损耗了社会财富,刘邦登基的时候,连四匹白马都没凑齐,丞相、大将都要坐牛车上朝。然而,仅仅不到一个世纪之后,破败的大汉帝国就一跃变为当时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五十年后的文景之治,中国单一农业劳动力原粮产量已经突破了三千四百市斤,这是西欧一千七百年后的劳动生产率。《汉书》这样为我们记述了当时的景象:农人家中粮食充盈,几辈子也吃不完;郡县府库的粮食全是满满的,很多已经腐朽不能吃了;国库中存了几百亿个铜钱,很多穿钱的绳子都已经腐朽了,官员却没有时间清理。   复兴大汉雄风是我们每一个人乃至民族的梦想,人们不断在故纸堆中寻找,究竟是什么原因令满目疮痍的大汉帝国在不足百年的时间里由弱变强,又是什么原因创造了当时世界第一的劳动生产率?   1983年12月,湖北省荆州市出土了一份汉代竹简《二年律令》,意为吕后称制二年颁布的法律。按《二年律令》记载,当年帝国对全国没有土地的人登记造册,所有人都可以在大汉王朝治下得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最低等级的庶人可以获得一顷田。《二年律令》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以法律形式明确了土地所有权,此前中国土地所有权属于皇帝或诸侯,这是无数后来者追求的大同世界——“耕者有其田”。接下来的汉文帝信奉“无为而治”,他放开了帝国对所有产业的管理权,冶铁、煮盐、畜牧、渔业、贸易、手工业,就连铸币权也完全放开,包括普通农人在内的天下人都可以自由铸币。其后便有了中国第一代盛世——文景之治,《汉书》这样记载当时的景象:城郭之间风行养马,休息的时候每个村落边上都有成群的人以赛马为乐,人们纷纷把自己的马匹牵出来向大家炫耀,养母马的人只好躲在家里……   面对繁荣的盛世,太史公司马迁一语便道破了财富天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每一个普通人都有机会追求财富,盛世便一定会如影随形。   身处盛世的人也许并不知道,《二月律令》缔造了“耕者有其田”,也为帝国埋下了莫大危机。《二月律令》塑造了这样一个社会框架——“皇权—封建官僚—小农”,皇帝属于金字塔尖,皇帝之下是三公九卿等封建官僚,居于金字塔底的则是庶民百姓。在这个社会框架中,皇权只有借助封建官僚才能统治广袤的帝国,也就必须赋予封建官僚获得超额财富的权力,否则,又有谁会效忠于一家一姓呢?然而,掌握权力的封建官僚自身却是一个强势分利集团,当掠夺财富的成本比创造财富更低,封建官僚必然会选择掠夺。这是一个压力单向传导机制,封建官僚不但不会分散来自皇权的财富掠夺压力,而且会为了自身利益将之无限扩大,当压力传导到最末端的小农,普通人甚至连生存都会成为奢望。   文景之治之后四十年,汉武帝刘彻发动了对匈奴的战争。元狩四年(前119年)大汉帝国与匈奴决战,斩杀匈奴兵九万人,终于迫使匈奴把劫掠之手转向了西方的罗马帝国。不过,大汉帝国也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四万多名战士、十一万匹战马再也没有回到故乡,曾经钱粮堆积如山的国库早就空空如也。   为了确保对匈奴的优势,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依靠货币改革聚敛财富的皇帝,他废黜了民间流通的四铢钱,同时推出三种新的货币:“皮币”、“白金币”和“三铢钱”。帝国臣民必须限时将手中的四铢钱换为这三种货币:“皮币”只是一块鹿皮,可兑换四十万钱;白金币最高可兑换三百钱;至于“三铢钱”,与四铢钱一比一兑换。即使刘彻贵为皇帝,谁又会以真实财富换取这些根本无法流通的虚值货币呢?民间开始按自行铸造“五铢钱”,即“郡国五铢”,虽然汉武帝刘彻为禁止私铸杀掉了几十万人,仍然是“犯法者众,吏不能尽诛”。   接下来,汉武帝推出了一系列令人匪夷所思的财经政策,“算缗令”、“告缗令”、“盐铁官营”……这些政策使大汉帝国“得民财以亿计”,但是,中产以上的人家也被一扫而空。就在这个时候,另一个群体却因为自身的职业而幸免于难,他们就是封建官僚。非但如此,封建官僚利用这些机会掌控了帝国所有赚钱产业,从此市场中的主体变为“官商”。以官商为主体的市场,必然不可能促进分工、诱发创新,更不可能具备大量吸纳货币资本的能力。如此,帝国所有财富也就只剩下一个去向,人类最基本、最古典的生活生产资料——土地。《汉书》为我们记载了当时的景象:帝国的官员,下至少府、大农、太仆,上至王侯三公,无不“攘公法、申私利、跨山泽”,董仲舒对此作出了精准的评价:“富者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   然而,无论封建皇帝多么有权势、封建官僚多么贪心,在某一个时点上社会财富的总量必然是有限的,必须留出让全体臣民维持基本生存的财富。一旦封建官僚的劫掠超出了底层黎庶的承受极限,社会动乱便会如影随形。公元前106年,四十万“流民”突然冲入了大汉帝国首都长安,曾经强盛的大汉帝国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无疑,此后的汉宣帝刘询看清了问题所在:封建官僚借助手中的货币优势兼并土地,失去土地的小农也将成为帝国最大的敌人。为了让农人安心耕种、让军马回到土地,汉宣帝即位之初就宣布:帝国将不再铸造新的货币,任由原有货币在流通中逐渐消亡。汉宣帝在位二十五年,史书没有一次有关铸币的记录。国家完全停止货币供应,结果必然是物价暴跌,当时关东平原的粮价降至“谷石五钱”、每亩土地不足三十钱——一个没有金钱的世界,将是一个清平的天下。   汉武帝通货膨胀,劫掠了天下之财;汉宣帝通货紧缩,万方黎庶就能获益了吗?   在“皇权—封建官僚—小农”的社会框架里,谁拥有更多的货币,谁就可以拥有更多的土地。从占有货币比例来计算,通货紧缩使得强势分利集团的财富成倍增加,在接下来的土地兼并中当然就拥有更强大的力量。所以,无论汉宣帝多么节俭、也无论他多么努力,宣帝年间都是汉朝流民最多的时期之一。汉宣帝之后的四十年间,《汉书》记载了十六次流民大爆发,动辄“百万”的流民游荡于广袤富饶的关东平原,却得不到维持自己生命的一点财富。汉平帝年间,愤怒的长安市民甚至烧掉了汉武帝刘彻的陵墓,火光照亮了未央宫……   现在,让我们回顾大汉帝国的盛衰循环,一条财富增长、转移、毁灭的轨迹便清晰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面对残破的帝国,吕雉实现了“耕者有其田”,汉文帝又放开了帝国所有产业,在“三十税一”的超低税收环境下,冶炼、商业、运输、畜牧、渔业等一批新兴行业崛起,终于创造了辉煌的文景盛世。凭借雄厚的财富,汉武帝一举荡平数百年为祸北方的匈奴,不过,他也迅速花光了四代君王的积蓄。由此,汉武帝便想通过铸币聚敛天下财富,当超级通胀使得增发货币失效,汉武帝便把手直接伸向了所有产业。然而,参与掠夺的绝非汉武大帝一人,封建官僚作为强势分利集团完全不遵守财富规则,掠夺超出了帝国居民承受的极限,人们失去了土地、失去了工作、没有能力组建家庭,最终成为流民。   整个财富循环的逻辑是:“耕者有其田”、放开经济管制→经济井喷式发展→封建官僚崛起→“官商”兼并土地→小农成为流民→帝国崩溃,最终的结果:国弱、民贫,唯独官富。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大汉帝国是这个循环的肇始者,却并非循环的终结者,此后历朝历代无一不陷入如是的怪圈之中。   公元265年,司马炎建立了西晋。立国伊始,晋武帝司马炎就开始推行“占田制”:每丁可以从帝国得到七十亩土地。为了遏制士族高门对小农的掠夺,司马炎直接废弃了官方铸币,西晋也成为中国历史上一个没有官方货币的朝代。然而,司马炎创建“太康之治”十年后,士族高门还是渗入朝廷各个角落,把天下土地尽收彀中。《晋书》这样记载这个年代:朝政均出于士族高门,朝纲法纪荡然无存,官场贿赂公行,举国上下已经见不到一个忠臣和贤能的人,天下事都可以做交易,成了一个骗子的市场。西晋的结局是非常悲惨的,在士族高门把持之下,帝国甚至失去了必要的行政能力,根本无法对抗北方游牧民族。从晋惠帝永平元年(公元291年)起,到隋文帝开皇元年(公元581年),在几乎整整三个世纪里中国北方都处于一种大动乱、大破坏、大分裂之中。可怜苍苍烝民,丧乱三百余年,中原人口“百不遗一”,河洛一代尽成废墟。   公元581年,隋文帝杨坚再次统一了中原,此后,杨坚推行“输籍法”:每位男丁至少可以从帝国政府手中领到一百亩土地;同时,杨坚废黜了盐铁专营、对民间放开了所有工商业管制,天下只有一种人不能做生意,那就是封建官僚。在辉煌的“开皇之治”中,中州大地再现“耕者有其田”,全国农户数也从开皇元年的四百一十万增长到隋炀帝大业元年的八百九十万。也是在“开皇盛世”中,中国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生演出统一的货币标准——2.42克的隋五铢。   大隋王朝曾经是世界上最强盛的帝国,大唐帝国的创始者李渊在一场动乱中全盘继承了这些财富。大唐帝国又是幸运的,连续出现了武则天、李隆基等数位信奉“无为而治”的帝王,武周年间,大唐帝国以“除罪金简”等方式再次确立了每户小农对土地的所有权、废除了全国商税(关津)、解散了绝大部分官手工业。事实证明,这个民族创造财富的能力是惊人的,在大唐帝国的巅峰“开元之治”中,中国农业劳动力人均原粮产量已经高达4524市斤,所谓“康乾盛世”仅为这一数字的一半。   倏忽而来的财富引起了封建官僚的觊觎,开元初年,宰相张说著《钱本草》隐喻了帝国的危机:钱,味甘,大热,有毒;能利邦国,亏贤达,畏清廉;以均平为良;如不均平,则冷热相激,令人霍乱。为杜绝封建官僚借助货币优势兼并土地,开元九年(721年)正月唐玄宗发布了史无前例的“开元限购令”,试图以皇权铁腕牢牢把帝国限定在“耕者有其田”的轨道。这道命令在唐史中被称为“检田括户”:自此之后,帝国禁止一切土地买卖,任何土地交易都将被帝国政府视为非法!   开元十三年(725年),中国古代盛世达到了第一个巅峰,唐玄宗登泰山举行“封禅”,这是中国古代太平盛世最具标志意义的大典。   然而,巍巍而立的大唐帝国终究还是未能逃脱那个曾经的财富循环。三十年后,奸相杨国忠放开了“开元限购令”,在天宝十一年(752年)一道名为《禁官夺百姓口分永业田诏》的诏书中,杨国忠提出贫富分化情有可原,此后,帝国将承认以现金完成的所有土地交易。三年后的天宝十四年(755年),大唐帝国共有891.47万户农人,其中356.55万户已经沦为“庄客”(丧失了土地);那一年,杜甫写下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诗篇;那一年,一次社会大动乱的一切条件都已经齐备……   天宝十五年(756年),大唐盛世毁于安史之乱。   汉、晋、隋、唐千年往事,中州帝国的盛衰轮回如此相似:流程的开始是“均田制”、流程的结束是普通人变成“流民”,最终,无论官民、无论贵贱、无论生命还是财富,一切都在乱世中毁于一旦。这是一个缠绕中华民族上千年的魔咒,为了破解这个魔咒,雄才伟略的晋武帝、唐玄宗等人甚至使用了废弃货币、废弃土地交易等极端手段,然而,所有的方法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在公元后的第一个千年里,无论多么伟大的帝国都在这个魔咒之下灰飞烟灭。   令人惊讶的是,自宋代开始,这个封印千年的魔咒似乎消失了,赵匡胤、忽必烈和朱元璋都放弃了“均田制”,宋、元、明三代也未大规模授田。即使如此,宋代国势仍然超越了大唐开元之治的巅峰,货币从铜钱演进为纸币,随后的大明帝国以白银为货币,整个帝国甚至曾经拥有世界上三分之一以上的白银。在第二个千年中,我们可敬的先人究竟是如何做到这些?我们的货币又将经历什么样的兴衰轮回?我们能逃脱中原王朝的千年宿命吗? References: 1.中国是部金融史 2.中共二十大如何“推动”了新冠疫情封锁 3.「0+3」能否變陣迎接「0+0」?
thumbnail
The 20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中国共产党第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常委: Member-of-the-Standing-Committee-of-the-Political-Bureau-of-the-20th-Central-Committee-of-the-Communist-Party-of-Chin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QAxkh8-O-E Unedited-sequence-of-former-Chinese-president-Hu Jintao-unexpectedly-leaving-Congress--AFP Reference resource backup. Anti-deletion and anti-blocking: Unedited-sequence-of-former-Chinese-president-Hu Jintao-unexpectedly-leaving-Congress--AFP 参考来源: Unedited-sequence-of-former-Chinese-president-Hu Jintao-unexpectedly-leaving-Congress--AFP 二十大|七常委名单:习近平续任总书记李强蔡奇丁薛祥李希入列 中共第二十届领导层完整名单出炉七常委将担任什么重职? 二十大|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 李家超:总书记字字珠玑有段说话深有感触 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
thumbnail
Due to the National Day and the 20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the network in China mainland (PRC) was blocked by China’s Great Firewall, and website services were degraded
Visitors from non-mainland China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Macao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Taiwan, China, and Other regions) are not affected, and the website works normally. 由于国庆节和中共二十大的原因,中国大陆地区网络访客受到防火长城的阻断。对于来自中国大陆的访客,网站服务降级处理,恢复时间待定。预计在接下来的15天内持续受到影响。 非中国大陆地区的访客(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中国台湾,其他地区)不受影响,网站正常工作。 References: 1.有没有发现今天 WALL 特别高 2.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 维基百科 3. 20221003 高墙大规模干扰,境外IP443端口的案例报告
thumbnail
The black satirical short film Dinner for the Few tells the darkest moment in human history in just a few minutes!
Abstract: Nothing to say. Accelerate and accelerate and again. Dinner for the Few DINNER FOR FEW from Nassos Vakalis on Vimeo. “Dinner For Few” is a ten minute CG-animated film depicting a sociopolitical allegory of our society. During dinner, "the system" works like a well-oiled machine. It solely feeds the select few who eventually, foolishly consume all the resources while the rest survive on scraps from the table. Inevitably, when the supply is depleted, the struggle for what remains leads to catastrophic change. Sadly, the offspring of this profound transition turn out not to be a sign of hope, but the spitting image of the parents. EMMY award winning animation artist Nassos Vakalis directed and wrote the film and the animation was produced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Greece with the technical and artistic collaboration of Eva Vomhoff from Germany. “Dinner For Few” is produced and funded by Nassos Vakalis and his wife Katerina Stergiopoulou. The original music is composed by Kostas Christides and performed by the Bratislava Symphonic Orchestra. “Dinner For Few” was inspired by the economic recession affecting South European countries like Greece, Italy, Spain and Portugal. Nassos Vakalis grew up in Greece, where his family and most of his friends still live. “Dinner For Few” not only reflects his deep concern of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s during the crisis but also highlights the inevitable and cyclical nature of the human affairs throughout history. Through its festival run “Dinner for few” screened at over 250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s and won 78 awards. It was one of the 60 Animated Shorts that Qualified for the Academy Awards in 2015. H264: DINNER-FOR-FEW.mp4 Reference: 1.加速主义 2. 黑色讽刺动画短片《少数人的晚餐》,短短几分钟却讲述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 3. Dinner for Few: Interview with Nassos Vakalis 4. Dinner For Few is an allegorical animation depicting our society that benefits a…
thumbnail
What makes me feel comfortable and calm during the strict zero-covid policy on china’s mainland is that online watching IU’S concert named golden hour in Seoul, Korea.
It is a pity that it is difficult for citizens to leave China Mainland due to the influence of the PRC (china mainland) government's strict management and control policy on covid-19. Fuck, dynamic reset or dynamic zero-COVID policy. The city is often closed and locked down, and the wallet is cleared. Patients with 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covid-19 /Sars-Cov-2) always appear. The effect of the zero-clearing policy is not good at all. When people are forced to accept the government's management, there is no economic subsidy, and we have to consume our savings to buy high-priced goods or food under the strict urban blockade. Not to mention, the business is difficult, and the income has declined. It is difficult and impossible at all to make citizens appreciate the government. Maybe only music can make people feel a moment of comfort. The video content that is not specially marked is the reprinted content by default, and it is updated from time to time. if infringement your rights, contact me to delete it. Welcome to cooperate. 220917-The-Golden-Hour-Concert, Seoul, Korea. 十分遗憾的是,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于新型冠状肺炎严格管理控制政策的影响,很难离开中国大陆。去他妈的,动态清零。动辄封城,钱包清零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总是在出现,清零政策效果一点也不好。当民众被迫接受政府的管理时,不仅没有经济补贴,反而在严格城市封锁下艰难度日,消耗积蓄购买高价商品或食品,很难让公民产生好感。更不用说,企业经营困难,收入下降了。 或许只有音乐可以令人感受到片刻的安慰,罢了。 未特殊标注的视频内容默认为转载内容,不定期更新,侵权联系删除,欢迎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