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shenzhen

1 Posts

thumbnail
转载:记一次被封控在公司又抗争到居家隔离的案例
封控期间的工作人员,摄于上周 先做事件综述吧,3 点半通知全楼封闭,后天凌晨 3 点被转送居家。中间在公司差不多连续 41 小时,中间休息了 3 小时。被转送到宿舍真的很不容易。下面细说:上周五下午三点半,得知楼内有阳性,当时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之前有过两次,做核酸就可以出去了,故继续工作,然后 4 点半左右,开始给安水马,这个时候才知道事情大条了。5 点钟发防护服,面罩,手套。第一次欺骗: 告诉我们昨晚核酸就可以去酒店或者“驿站”隔离,然后核酸做过后等到 11 点还是没人来接第二次欺骗:晚上 11 点多后告知单人单管都要做,做完后在公司隔离或者拉走(这时公司内部 6 个人,2 女四男,4 个休息床)。但是做完后等到凌晨 2 点半还是没人。这时下楼得知: 很多人都被拉去隔离或者出去居家隔离了。但是我们没人管,外面看着我们的大白也走了第三次欺骗: 第一夜在同事的单人床睡了 3 个小时,很冷,睡不着。我有脚气,也不敢脱鞋,脚与身上都很痒,3 点钟睡觉,早上 6 点就醒。醒了先打 12345 说明问题,然后下楼问蓝大褂,蓝大褂说: 放心,你们今天肯定能去酒店隔离,事实证明,他说的根本就不对这三次被耍猴消磨掉了我们所有人的耐心,不到一天的时间,做了三次核酸,全是绿码阴性。不是密接,也不是次密接,但就是不能走,也只能在公司隔离。点的外卖不让拿,说他们从大门口送过来。但是:从大厦入口到大厦门口这 100 米路,我们等了快一个小时都没人拿,下去后跟蓝大褂说,又等了 20 分钟,终于拿到了已经凉透的饭菜。同事都没说什么,默默吃饭准备下去要个说法。下午 6 点半应该,大家都下去了,申请转运,单子也交上去了。但还是没有人给一个准信,翻来覆去就是已经交上去了,凌晨的时候我们才得知:单子是交上去了,但是 8 点才交的,而我们给他们单子的事件是下午四点。从大厦门口一路闯到大厦入口,见到了封锁的总指挥,也提出了诉求:要给我们安排一个能睡觉洗漱的地方。得到的回复是: 自己所住地的社区必须愿意接收你才可以转运回去,需要居家隔离贴磁条。回复还算差强人意,因为觉得有床睡觉了,可以洗澡了。然后开始联系自己的社区人员。我住在龙岗。龙岗街道办几个公办电话推来推去最后给了我一个打不通的疫情办电话,社区工作人员很好,对我说愿意接收,只要符合规定就行。很感谢他们,凌晨 2 点,接我回去的车来到,坐车回去,凌晨 3 点,看到床了甚至有点想哭。 有同事住在莲花街道,是业主。社区对接更快了,第一个被接走。有同事住在南山,联系到社区人员也是很友好,愿意接收。有住在罗湖:社区表示不愿意接收,后面安排住到了酒店。有住在龙岗的,但跟我不是一个社区:网格员把她拉黑了,联系不到,后面自己联系到了其他的网格员,第二天还是回去了。 先说下自己感觉的事情吧: 信息极度不透明,我们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官方也没有拉群,什么都不知道,就三个字等通知导致恐慌情绪蔓延 不患寡而患不均。有的被封锁的人被拉到酒店隔离了,但是我们 6 个只能在公司隔离,这给了我们极大的不公平感。所有人都没休息好,所有人都很愤怒。为什么自己不是密接,也不是次密接就只能在公司隔离? 懒政的现象。街道办的人来了四波,每次都是说: 知道了,我们会处理。然后下一波的人过来就变成: 上一个过来的做了什么他也不知道,所以你们的诉求没办法处理,这个现象真的是极大的消耗了我们对街道办人员的信任感 各个部门的相互推诿。本来应该是街道办的人派车来接,但是几位同事找自己街道处理的时候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但不限于:疫情办电话打不通,疫情办接电话的下班了,疫情办故意甩锅,疫情办跟我同事说领导下班公章被锁处理不了等等等等。 5. 建群太晚了,第二天下午四五点才建群,第三天上午才开始发物资。这个时候所有没被运走的人怨气都很重了。一个楼被留下来的有三十多人,拉了一个群,里面从刚建群就开始在吵架。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打了 110 ,12345 ,龙岗区信访渠道,福田区信访渠道。其中我必须夸一下福田的网络信访渠道:输入自己电话提示我电话格式不正确,然后当我准备修改在电话前加个 86 的时候提示我不能修改电话了嘻嘻。一个字,绝。大家都是同行,我也知道你是打工仔,但是你写这样代码逻辑的时候心不会痛吗?一线城市深圳的抗击疫情的压力都这么大,我们被封在公司的原因是:酒店与驿站都满了。唉多存钱,多学习,相信自己,相信谣言比通告要好。就这吧。唉。 reference: 记一次被封控在公司又抗争到居家隔离的案例 评论转载:都搞社区接收这种制度,过分了回自己家需要别人同意吗支持抗争 👍🏻吹上天的大数据这时候就像个笑话。我懂,怎么说我在深圳也被封了 4 次。就是疫情发生的时候,那些基层人员会乱成一锅粥,做事情毫无条理可言。他们知道的也不多,就一味听从、等待上级命令而已。我就纳闷了,既然要长期动态清零,你准备工作做好了吗?基层人员的培训有做吗?有长期的规划吗?@SuperXRay 首先需要先工作地区的街道办统一,然后将自己具体信息发给他们,他们转交给所住地区的街道办,所住地区的街道办收到后回函确认才能回去。回去也要自己的街道办派车来点对点接走。非常麻烦。人少了还有效率,人一多就别谈效率了,轮到就已经很不错了 @dlsflh 第二天下去跟大白要求转运的时候居然有个红码还有被拉走。。 那个人都急了,在那里喊:我都是红马了为什么还不拉我走,还要我在公司隔离。。。 æ˜¯ä¸æ˜¯è€æ¿æ—©è·‘了 æµç¨‹ä¹‹å‰ä¹Ÿæ˜¯è¿™æ ·ï¼Œä¸è¿‡äººæ‰‹ä¸å¤Ÿçš„时候就完了,时间会拉的很长。流程都是社区 ->街道 ->转运组,而且你突然间大范围密接,谁来转运都处理不过来的,每个人的信息都要登记,而不是你这批密接,就全部拉走,都要申请下来才能转运过去。反正我挺心疼那些第三方聘请的社区人员,领到手两三千,半夜还在加班。其实对 OP 如何 [从大厦门口一路闯到大厦入口,见到了封锁的总指挥] 这段比较好奇 @wetalk 显示吵架,过了门口,然后一脚把核酸检测台子给踹翻了。把水马给推开了。就一路走到入口了@dlsflh 抗疫的时候是笑话,但是抗议的时候就不是了。(逃)支持抗争 👍🏻以前我觉得牧羊犬能管那么一大堆羊不可思议,最近发现我们也经常好几千人被几个人就封控在那。我也说说 10 月封 7 天酒店的事吧。广州一写字楼,同层的公司有人阳了,我们全层密接。15 点知道,23 点左右送酒店。有大肚的同事可以安排居家 7 天,我们去的酒店不错。酒店期间可以叫外卖,条件不错。走的时候一样要街道接(闭环),或者你在酒店+3 天就可以自己走。 那是 10 月的,但现在已经不同了,人手不够,不可能有什么好体验。放开后的一段时间肯定比这更加差,做好心理准备。看到了红马没第一时间被妥善处置,让「防疫」这么严肃的一件事突然变得滑稽。 使用大型的信息系统的帮助,应该能很快安排好一切。 反正一切资源都是国家的,所有人力物力都会遵从调配,那把具体化的政策、应对机制、资源都整合在养马🐴的平台上,很难? 零售可以自动化,防疫资源分配应该也行?发布会:以快制快基层:以静制动 åœ¨æ·±åœ³çœ‹åˆ°é˜³äº†å°±èµ¶ç´§è·‘,回到家等大数据封也好过封在公司啊 è¿˜æ˜¯å¤ªå¹´è½»äº†ï¼Œçœ‹å¤šäº†å°±ä¹ æƒ¯äº†ã€‚ ä¸çŸ¥è¿™æ³¢åˆæœ‰å¤šå°‘人遭殃 ä¹‹å‰è¢«å°è¿‡åå¤©ï¼Œå¯¹ä½ æè¿°çš„乱象感同身受,防疫爱好者跟他们的主子都一样该死感同身受,我越来越理解高喊自由的人们了。。。。